87870内容大厅正式上线 精品VR内容等你体验!
首页>行业动态>动画制作人泰勒.赫德:在VR中实现音乐视频的无穷创意

动画制作人泰勒.赫德:在VR中实现音乐视频的无穷创意

2016-04-27 08:41:26 来源:87870.com作者:俏甜萌
阅读 3104 评论 0
赫德(hurd)在VR工作室Wevr 的帮助下制作了《老朋友》。这个工作室还制作过像由Reggie Watts主演的《Waves》和Gear VR 的悬疑系列体验《Gone》的经验。以下是赫德(hurd)的采访,让我们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7.jpg  

《OLD FRIEND》


  最受好评的虚拟现实作品都采用了一些关于全球性问题的素材,比如说难民危机或是气候变化的威胁。但是由泰勒?赫德(tyler hurd)制作,上周在纽约翠贝卡电影节上初次上映的《Old Friend》(《老朋友》),好像并没有那么严肃。它是基于《Future Islands》(《未来群岛》)欢快的同名摇滚歌曲创作而成。它利用了HTC Vive的头显,使参与者穿越到了一个只有提线木偶和一位性急但讨人喜欢的矮小乐队指挥家所存在的星球。当他们开始跳一段三分钟的舞蹈的时候,虚拟现实头显动作控制器会让你的双手也一起摇摆,而HTC Vive的位置追踪会使你虚拟的双脚移动与现实中同步,让你一起随音乐起舞。在格外重视VR技术的翠贝卡电影节上,它成为了最完美的一个节目。


  作为Double Fine工作室一名资深的艺术家和动画家,赫德(hurd)参与过《野兽传奇》等游戏的制作。直到2012年,他选择离开。但也许他更知名的是《Butts: The VR Experience》VR体验。刚开始时,他在普通银幕上创作了一部不可思议而又异想天开的微电影,该电影有关爱,信任,懂得何为自由,然后才开始投入一部早期虚拟现实影片的创作。自从去年《Butts》面世以来,VR技术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比如更多虚拟现实头显的问世,还有全新的交流方式的出现等。当然,它依然在很多方面存在着不足。


  赫德(hurd)在VR工作室Wevr 的帮助下制作了《老朋友》。这个工作室还制作过像由Reggie Watts主演的《Waves》和Gear VR 的悬疑系列体验《Gone》。以下是赫德(hurd)的采访,让我们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当我第一次参观Wevr在Soho租的办公室时,它里面配备有一个Vive头显,一台游戏电脑,和一捆印有“我爱VR”的T恤。“我们并不是要试着去卖这些T恤”,Wevr的创始人anthony batt 说道。“这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镜子,它可以让你明白你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尽管,赫德在翠贝卡上展示的,除了有些粗糙其他都很好。在我体验过之后,我告诉他该体验的重要性,对VR音乐视频的希望,以及开发新媒介的快乐。


8.jpg

  Wevr的安东尼.巴特(anthony batt)(左)和《老朋友》的创始人 泰勒·赫德(tylor hurd)


  以下是对泰勒·赫德的采访,让我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记者A:你是怎么想出《老朋友》的?


  泰勒:是一首歌让我有了灵感,并且最开始还不是用到VR上的。但是当我开始设想在VR中做《butts》,并且开始想象它会是多么令人激动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我脑海里萌生了这个想法,仿佛它从一开就对VR来说是完美的。


  记者:你最初的想法是什么?


  泰勒:在那个时候,它只是个很普通的小短片,而且是平面的。可是在我的脑海里,这个世界是转动的,并且我真的很想影片中能拥有这些元素:乐队游行,精准同步的舞步,精致疯狂的设计等。我想把这些东西放在《Butts》之中:明亮的色彩,无与伦比的欢乐,还有疯狂的动画。


  记者:“现实是什么?我只要虚拟现实!”?


  泰勒:事实上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其实并不知道干什么,因为我没然我没有接触过这项新技术,而当我第一次接触这项技术的时候,我彻底为之癫狂了。


  我通过邮件申请了Vive头显,第二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安装设置它。当我最终成功之后,我感觉,它仿佛拥有了我曾经想到的一切,但又好像比我想象的还要好。我第一次体验《老朋友》时,我尝试了三四次,我忍不住泪流满面。我真的太激动了。我把头显摘掉,什么都没穿,回到了我的卧室。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现实是什么?我只要虚拟现实!“


  Vive的部分就是后话了,但是它同样如此的出色——像面条一般的胳膊让你想翩翩起舞,而且还能和你产生感情。


  记者: 你提到实际存在是你需要的东西,但是以前你好像从来没有意识到。


  泰勒:有些事情就发生在你的脑海之中。当你从‘我只是漂浮在这空间中看着这些东西’转变为”我的确置身在空间之中”,这一切就仿佛真的发生了一样。让你的双手双脚真正的置身在空间之中。它似乎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并且让你以为,你好像是真的在那里。


  我还遇到了一些麻烦,因为我并不鼓励大量的互动,我不想让人们去了解这个是怎么构成的。这仅仅是一个三分钟的体验,我想让人们感觉他们是在那里尽情跳舞,享受自己,而不是纠结于“我能拿他怎么办?这是如何工作的呢?”等一系列问题,也不是在看完这个动画之后说:这个动画好难!


  我也为视频游戏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也是它的一部分,所以我现在对于这些互动感到有些厌烦。我在Double Fine的时候做的游戏叫《 Happy Action Theater》。这款游戏是为Kinect设计的,它就是被放到一群人前面,然后这些人可以随便走来走去,甚至离开。这里没有失败,只是“好玩”。所以现在,我在我的工作中加入了很多东西,理念——就像没有失败,让人们做他们想做的事,并一直鼓励他们。


  记者: 音乐视频的拍摄总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比如荧幕娇小、沉浸感有限,但它总能包围你的整个世界。


  泰勒: 我对音乐视频的狂热源于它们无穷的创意、精巧的工艺与新颖的视觉效果。如今,能在VR里实现这一切着实令人激动不已。 Michel Gondry( 米歇尔·冈瑞)和Spike Jonze(斯派克 ·琼斯)执导的这类“导演系列”音乐视频作品是我灵感的不懈源泉。我由衷希望VR能成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并为音乐视频制作带去新生。VR所提供的正是体验事物的全新方式。


  记者:我欣赏过一些VR音乐视频,不过令我好奇的是这些VR作品的数量之稀少。如此富有革命性的VR音乐视频至今仍未成为行业标准,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泰勒:我认为这是VR普及率的问题。我接触过的所有艺术家,他们都有一个经纪人并且拥有一个标签,他们基本都只在意音乐视频的观感以及如何为艺术家创造宣传效果。我认为,VR头显有限的普及率与VR技术对普罗大众造成的陌生感是眼下VR音乐视频发展的一大障碍。一旦VR走入大众,VR作品的制作热潮必将势不可挡。


  记者:这个并不是用于移动VR领域的,对吧?


  泰勒: 你知道其实我之前其实尝试着做了移动VR的,可是有一次我看到,有些人在说:哦!我用了VR!我试过了纸板!”可是其实他并没有真正体验过。我并不想人们见到这个东西的移动版VR,并且让他们觉得他们已经完全体验过了它。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仍然希望它能保持在room scale这样一种体验上。也许在以后我会做一个更方便的版本。


  记者:你觉得人们最终什么时候能获得超越room-scale模式VR的体验呢?


  泰勒:目前来看,它的早期使用者还是那些真正的爱好者,或是那些有钱并且愿意为之付出精力的人。还有些像盐湖城The Void 的一些地方,这都是令人为之疯狂的!


  我们的工作是令人振奋的,并且我相信它会越来越好。你知道,如果有越来越多的人去体验它的话,它就更容易被大众所喜欢,VR是不可思议的!


【资讯编译自:theverge

87870编译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
打赏成功
感谢您对87870的支持
87870微信公众号

我有话说: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