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新资讯>微软押注的下一个平台MR真的会是未来吗?

微软押注的下一个平台MR真的会是未来吗?

2017-10-09 16:04:03 来源:87870作者:陈鹏
阅读 39625 评论 2
HoloLens 创造者 Alex Kipman 代表微软 MR 的未来,但非微软人的计算机科学家们还有更多想法。


Alex Kipman 是一个硬件专家。他在十六年前加入微软,署他之名的主要发明专利有数百个,Xbox Kinect 动作追踪技术就是由他主导发明,这项技术又为近年的混合现实技术产品 HoloLens 铺平了道路。


在和 Fast Company 于微软华盛顿州雷德蒙德总部的一次专访中,Kipman 并没有谈及硬件本身,而是从更高层次的角度与访者谈论了人与机器的关系。


Alex Kipman


出生于巴西的 Kipman 在微软的头衔没有那么正式——Windows 及设备事业群“technical fellow(技师)”。他认为技术最大的益处在于它具备脱离时间与空间的能力。微软所说的“mixed reality”形容的就是一种这样的技术。


人类在身处同一时空中时会产生情感,这也是为什么要乘十小时飞机与人会谈的原因。“但若是你能在不真正到场的情况下产生这样的情感,”Kipman 说。“生活将会变得更加有趣。”


“我的女儿可以每周都和她的伙伴们去巴西,我的同事们不用飞来飞去地忙工作,”他接着说。“随着人工智能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越来越能实现这些。有一天当我们在进行这样的对话时,你可能就身在火星,而我已经死去一百年了。我们作为技术人的工作就是加速未来进程并且寻找实现的方法。”


软件公司微软认为 mixed reality 是人类的未来,于是又回到硬件上来。合适价格的合适产品是驱动 MR 消费市场的关键因素,尽管以 VR 为例证,设备本身并不能左右市场走向。HoloLens 的定价就注定了它不会有大规模的爆发。


微软现在就要改变。今年稍晚时候,大批“Windows Mixed Reality”头戴设备将会面向消费者敞开大门。这是继 Windows Phone 之后微软再次在新的消费级领域的尝试。这些 Windows Mixed Reality 相比于 AR/VR 混合,更接近于 Oculus Rift 那样的 VR,但它具备了继承自 HoloLens 的一些特性,例如先进的定位和追踪技术,但价格仅仅是 HoloLens 的十分之一稍多。用户使用戴尔或者三星的 Windows Mixed Reality 头显可以自己在 3D 空间内创造媒体内容。



让用户自行创作数字世界是微软平台实现跨入未来计划的第一步。“如果你和我们同样认为混合现实是下一个不可回避的计算平台的话,它将改变我们的生产、创作、教育、所有娱乐,无论是休闲还是硬核游戏。”Kipman 说。


和 Kipman 一样看涨混合现实的还有加州的创业公司 Avegant。他们研究的是多焦平面生成 3D 图形的光场技术。Avegant 的 CEO Joerg Tewes 说:“(MR)应用场景是无限多的。从设计师到工程师都能直接用手与 3D 模型互动,医生可以用逼真的模型来研究患者的心脏病症。人们在家里可以摆满喜欢的虚拟物品。混合现实让人们不再因为屏幕和键盘与想法隔离。”


来自 Avegant


中佛罗里达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 Gregory Welch 表示要实现这样的未来,混合现实设备需要支持令人信服的虚拟图像,与实体世界紧密结合。而至今还没有技术能够实现。Welch 教授通过电子邮件说:“考虑到虚拟图像与实体世界的直接对比反差,MR 要实现这样的效果尤其困难。”


他和同伴的研究发现,HoloLens “广阔的实体世界视野”对于沉浸感的伤害是巨大的。健康成人的双眼有大约 210 度视角,而 HoloLens 能显示的视角只有约 30 度。在 Welch 团队的实验中,HoloLens 真实与虚拟视野中的差别感对于沉浸感的削弱是一个问题。


“这意味着如果你看着一个站在你面前的虚拟人物,你只能看到身体的一部分悬在你面前,”Welch 说。“你要抬头才能看到他的上半身全貌,除非你站在远处,但这样他们又会变小。而你的大脑不断在实体世界中看到‘正常的人’,比较体现差异。”


Welch 进一步解释说现在我们看到的 HoloLens 和 ARKit 演示能够体现一些物体的简单形状,但这些软件并不能识别物体的其他特性,例如质量、质量中心等等。他说:“如果我在虚拟的桌子上掷一对骰子,它们不会‘落’在桌上,更不会因为碰撞而弹开,或者体现桌面的材质。”


MR 头显的进步或许可以让消费成本变得平易近人,但也存在另一种可能,或许在我们与技术的融合的未来,可穿戴设备并不包含在内。“Spatial Augmented Reality(空间 AR)”就是一例,这是 Welch 团队研究多年的项目,通过直接投影来改变实体空间的形态,不需要佩戴眼镜。


Kipman 指出在共享环境中(真实或虚拟),我们与计算机的关系从私人化转向协作化——从设备只储存你一个人的内容到共享创作空间。


这种改变将会影响到未来 app 的设计,Kipman 如此认为。举例来说,你制作一个虚拟雕像并以全息影像的方式摆放在客厅,其他佩戴混合现实设备的人也能够看见这个雕像,并且随意挪动。这是因为设备不仅存储了你一个人的内容。


“这些想法要求你从混合现实出发重新打造操作系统,”Kipman 说。“你必须从根基做起,从硅基到云基础,从个人计算平台转变到协作计算。这需要时间。”他笑着说。“直到事物转变完成,你转念一想就会觉得‘发生了什么?’”


【资讯编译自:Fast Company

87870编译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
陈鹏
陈鹏
AI, VR, AR, Consumer Technology.
选择支付金额
1元 2元 5元
选择支付方式
金币 微信 支付宝
打赏成功
感谢您对87870的支持
87870微信公众号

我有话说: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