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送福利壕转iphone7
首页>行业动态>从“技术”到“服务”,诺亦腾扎根VR B端市场的变现之路

从“技术”到“服务”,诺亦腾扎根VR B端市场的变现之路

2017-11-09 21:37:43 来源:87870作者:会爷
阅读 51781 评论 4
在戴若犁看来,在VR行业真正成熟前,短暂的“寒冬”并非坏事,“能扛住冻的,通常都是生命力强,路线正确的企业和商业模式。”

在VR这场交互式新革命中,用户要想获得极强的沉浸感,必须真正“进入”虚拟世界。而要实现这一“逼真的虚拟”,动作捕捉是必须的。


提到动捕技术,就不得不提这个领域的明星企业——诺亦腾。在年初宣布完成C轮融资之后,有消息称诺亦腾估值已超过20亿人民币。根据诺亦腾官方说法,在完成2015年底的2000多万美元B轮融资之后,估值已经是“两亿美金多一点儿”。


然而,回顾即将过去的2017年,除了年初宣布完成C轮融资和曾在6月底将VR沉浸体验与党性教育结合的一次活动中公开“露脸”之外,诺亦腾基本“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一向备受关注的诺亦腾为何在近半年了突然“隐匿”,他们在做些什么?诺亦腾又是如何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成长为国内估值最高的VR初创企业的?带着疑问,我们来到北京新街口——诺亦腾北京总部的所在地,与他们的联合创始人、CTO戴若犁博士聊了聊。



不只卖硬件,还卖服务


戴若犁告诉我们,前两年诺亦腾刚刚成立时,为了让自己快速地走出去,团队一边搞研发,一边花心思“推销”自己。过了2017年,当一切渐渐走向正轨后,团队决定沉下心来,认真思考产品的进一步研发和公司创收。


早在2016年,诺亦腾就发布了大空间多人商用VR解决方案Project Alice,其瞄准的便是 B 端业务。戴若犁表示,和所有新技术初现时一样,相比于还未被“教育”成熟的C端市场,B端市场的需求更加旺盛。不管是影视特效、VR交互,还是医疗康复、体育训练,很多行业都涉及动捕技术的应用。



“然而,由于动作捕捉存在一定的技术门槛,并非所有公司都能灵活运用这一技术。”戴若犁告诉我们,近年来有不少客户主动找上门来寻求合作。在业务往来中,他发现这些客户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手握资金,需要依赖动捕技术做项目,却不懂技术,无法凡事亲力亲为的团队;一类是“动手能力强”,有了硬件就能很快自己完成项目的团队。


“作为技术型公司,很多人考虑的都是售卖硬件。然而从市场需求来看,单靠硬件难以取得突破,眼下更迫切的是打造一个‘硬件+软件+服务’的生态。”戴若犁表示,基于此,团队对Project Alice解决方案采用了“服务团队”的形式,为客户提供包括硬件、软件、内容在内的“门到门”一站式服务。


“拿影视特效来说,近半年来,有不少奥斯卡特效奖获奖团队来到诺亦腾寻求合作。我们一般会以服务团队的形式进剧组,全面提供设备、技术和人员支持,往往一待就是二十几天,最终呈现一个渲染好的场景效果 。”


戴若犁告诉我们,在岳云鹏新片《鼠胆英雄》电影正式拍摄前,诺亦腾便为剧组提供了VR预演技术,让导演在正式拍摄前就能确定镜头角度,演员走位等,而这使用的就是团队最新开发的“虚拟拍摄+实时动捕+实时引擎”混合现实制作系统传神Trance。



对于后者,戴若犁表示,诺亦腾会提供硬件设备,同时辅以软件支持。“这类客户相对并不算多,主要集中在欧洲、美国、日本等地。我记得有个欧洲客户,我们将硬件设备打包给他们,同时提供了软件接口,半年后,就在展会上就看到他们的展示成果了。”


Hi5 VR手套将于明年1月出货



“除了思考Project Alice方案的创收,我们今年还花费了大量精力在Hi5 VR手套的量产化上。”


Hi5 VR手套是基于诺亦腾自主研发的惯性动捕技术,将动捕手套和光学空间定位追踪器相结合,面向终端消费者的VR交互手套。


其实早在今年1月美国CES上,诺亦腾就小范围公布了Hi5 VR手套并提供了媒体试用。由于目前VR中的交互都是手柄,而手柄的形态导致它在很多精细的,自然操作需求中难以实现VR的沉浸式体验。因此,作为一款消费级别的产品,Hi5 VR手套一经亮相就备受期待。


然而,从年初到年末,Hi5 VR 手套为何时隔近一年才将实现量产化?


对此,戴若犁坦言,“一款严肃的、新的消费级产品的量产准备周期就是这么长。”


戴若犁告诉我们,Hi5 VR手套的量产过程非常耗时耗力。由于手套采用的是最新的技术,业内没有范例可供参考,加之是面向消费者,团队希望用户拿到它就可以顺畅地使用,因此在研发时需要将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考虑在内。


“例如在手套陀螺仪、加速计、磁力计的选择上,我们就做了好几次升级。同时还要考虑面料舒适度,以及各种可能突发的传感失灵,环境干扰等问题。”



戴若犁告诉我们,历时近一年,Hi5 VR手套的量产化工作已接近尾声,预计今年春节期间就可以上市。上市后会有两个版本——一开发者(DK)版本和商用(BE)版本,开发者版本相对便宜,售价数百美元。


然而,在VR C端市场不温不火的情况下,Hi5 VR手套能好卖吗?对此,戴若犁表示,“虽然Hi5 VR手套的最终定位是面向消费者,但由于目前缺乏足够的内容,C端用户体量也较小,因此手套还将先从B端切入应用,等市场成熟后,逐步过渡到C端。”


尽管相较于交互手柄,Hi5 VR手套在操作上更加直接和便捷,沉浸感也更强,但即便是价格相对较低的开发者版本也并不算便宜,要知道Oculus Rift CV1、HTC Vive当前的价格也不过分别是399美元、599美元。


要想让VR手套真正落地到C端市场,或许除了内容和技术的提升外,还要在价格上不断优化。所以对于诺亦腾来说,Hi5 VR手套的即将量产化仅仅是迈出的第一步。


从零到估值二十亿


诺亦腾的英文名称Noitom,是运动Motion单词的反序拼写,意味着诺亦腾想要颠覆动作捕捉行业格局。


诺亦腾成立于2012年12月,最初只是一个13人的小团队,如今已发展为200多人的规模。除了北京总部之外,诺亦腾还在不断拓展“根据地建设,”相继在国内外开设了数家子公司与合资公司,包括位于美国的mySwing公司和海外市场分公司、上海的一家影视技术公司、与股东方奥飞娱乐成立的广东奥亦乐园科技公司,以及海南诺亦腾海洋科技研究院。



在戴若犁看来,要在行业早期站稳脚跟,必须建立自己的技术壁垒。诺亦腾的优势就在于开发出了光学动捕与惯性动捕结合的“混合动捕系统”。


戴若犁称这一系统为“低成本、高精度”的动捕产品和解决方案。他解释说,“这两种动捕系统各有优劣势,光学动捕精度高,但成本高,易被遮挡;惯性动捕成本低,但精度稍差一点。而二者结合后,可以利用‘低成本’的惯性动捕进行追踪,利用‘高精度’的光学动捕进行误差补偿。”


目前,诺亦腾在自主研发的惯性传感器动捕技术基础上,已经推出了一系列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成果,包括面向专业影视制作者的动捕设备Perception Legacy、面向个人开发者的动捕设备Perception Neuron、世界第一套高尔夫全身3D系统mySwing Golf、大空间多人商用VR解决方案Project Alice、面向终端消费者的Hi5 VR交互手套,以及虚拟拍摄+实时动捕+实时引擎的混合现实制作系统Trance。


在完成C轮融资之前,诺亦腾曾于2015年底获得超过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由奥飞动漫领投,海通开元、君联资本跟投;更早之前的A轮融资金额为500万美元,由君联资本领投,海通开源跟投。


一路走来,诺亦腾从默默无闻的小团队,成长为国内乃至国际知名的企业。如果说前几年是诺亦腾站在公众视野,让业界认识自己的几年,那么2017年就是诺亦腾埋头做事,韬光养晦的一年。


“B端市场已经在蓬勃发展,C端市场也将在未来三年内到来。”在戴若犁看来,在VR行业真正成熟前,短暂的“寒冬”并非坏事,“能扛住冻的,通常都是生命力强,路线正确的企业和商业模式。”


对于诺亦腾来说,这一年的潜心蛰伏,也是为了更好的爆发。对于VR从业者来说,也应当坚定信心,沉下心来,以一身过硬的本领迎接爆发的到来。


87870原创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
会爷
会爷
VR也疯狂。敢自称爷的萌妹子,不想搞事情,只想搞科技。
选择支付金额
1元 2元 5元
选择支付方式
金币 微信 支付宝
打赏成功
感谢您对87870的支持
87870微信公众号

我有话说: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