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深度报道>从美墨边境到广岛原子弹…沉浸式电影正在改变人类记住历史的方式

从美墨边境到广岛原子弹…沉浸式电影正在改变人类记住历史的方式

2018-05-03 18:45:52 来源:87870
阅读 31435 评论 2
如果创作者可以平衡好同理心和创伤之间的比重,沉浸式技术可以成为教育公众了解历史的一个有力工具。


1945年,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美国空袭,日本派遣了多名学生前往广岛,Shigeru Orimen是近2.7万名学生中的一员,在8月6日这一天,他从乡下的老家(五日市町附近)启程,在他的午餐盒里,他准备了大豆、炒土豆和白萝卜条。

 

上午816分,原子弹降落在日本广岛,打破了这片土地的平静。Orimen是近7200名不幸遇难学生中的一员。三天后,他的母亲Shigeko找到了他死前使用的饭盒,从而确认了儿子的尸体,餐盒里面的食物早已腐烂,但外壳还是保持着原样。


 

今天,Shigeru Orimen的午餐盒和他母亲的证词收藏在广岛和平纪念博物馆的档案室里。遗留的餐盒和他的故事给电影制作人Saschka UnseldGabo Arora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两个共同执导了一个名为《The Day the World Changed》的VR体验影片。同时,为了纪念ICAN组织(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过去几年取得的成就(该组织2017年获诺贝尔和平奖),他们同诺贝尔媒体(Nobel Media)合作而制作的这部电影,于上周在翠贝卡电影节上公开首映。

 

这部VR影片从对原子弹的起源、发展和部署的详细阐释开始,然后转向第二章——袭击的后果。通过佩戴VR头显,观众可以穿过城市的废墟;仔细观察爆炸中的文物;其中包括Orimen的午餐盒。最后一章,转向了当下这个时刻,讲述了美国这个狂热的民族持续创造新的核武器,对世界构成新的核战争威胁。

 

翠贝卡电影节:严肃题材VR电影广受好评



 

The Day the World Changed》并不是翠贝卡中唯一一个选题严肃的影片:比如电影节上34VR作品中,还包括针对种族主义、气候变化威胁、艾滋病以及叙利亚危机的影片。另外,它也不是第一个广受好评的VR体验。比如,VR影片《肉与沙》讲述了穿越美国与墨西哥边界的移民经历,并获得了奥斯卡奖。

 

该作品不同与其他VR体验的关键之处在于:大部分材料已经以档案格式存在。比如,储存在博物馆档案里的视频证词,由摄影测量(利用摄影创建3D模型)的遗迹,可以对这些材料进行数字化复制。从这个意义上说,与虚拟现实相关的美好幻想或游戏化娱乐相比,《The Day the World Changed》分享的更多是由传统文献资料学家和历史学家所做的解释性项目。


 

AroraUnseld表示,使用沉浸式技术可以让观众体验到达之前无法前往的地方。例如,原子弹的内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点;或毫发无伤的身处于炸弹爆炸的下方;以更加深入的方式与现有的文物互动。

 

未来是充满惊喜的,尽管由于国家对技术操纵的危险性的讨论而产生了一种紧张局势。“你必须时刻小心,”Arora说。“我们认为找到VR正确的打开方式非常重要,不能仅仅用简单的方式给人们制造一种恐怖的氛围,因为那并不会持久。”


是什么让视觉媒体具有沉浸感?



 

Morton Heilig是一名VR的早期开拓者。1962年,他开发了Sensorama,一种看起来像街机游戏和眼压计相结合的机械装置。 Sensorama包含一个倾斜的椅子、立体环绕音响、可投影的3D图像,甚至在播放短片的过程中还会散发香气。

 

虽然该项目未获得商业资助,但Heilig仍然对新技术的未来保持好奇心。1992年,在他去世的五年前,他发表了一份宣言,详述了这部新的影片《Cinema of the Future》。他认为,随着磁带的不断发展,Sensorama会呈现更清晰的画质,成本也会越来越低。“睁开你的眼睛,聆听、呼吸、感受世界的色彩、深度、声音、气味和质地,”他表示:“这就是电影的未来!”

 

对于Heilig来说,电影不只是一种视觉媒体,而是一种“意识的艺术”,而电影的未来不仅仅在于它传递清晰和真实体验的能力,还在于其能够捕捉自然和历史之间最紧密的联系。

 

沉浸式电影与人类的历史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数字教育和教育研究所的建筑历史学家Lisa Snyder说到:“当逼真的物理空间呈现在人们眼前时,人们自然而然就会接受。”她说。“普通大众很难发表意见,但我对此提出批评。”

 

Snyder花了超过20年的时间研究“桌面虚拟现实技术(desktopVR)”。她制作了一些很精准的历史遗迹的模型,从卡纳克到芝加哥的哥伦比亚博览会,教育工作者可将其用于课堂练习,博物馆可用其为游客的探索做指引。她说:“我对人们将这些模型视觉化并不感兴趣,我关注的是人们将会获得的感受和体验。”

 

虽然历史学家的工作乍一看似乎很遥远,但他们的最终目标是一致的:给观众创建学习、发现和参与过去的空间。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数字历史学家、教授Steven Mintz说:“新技术可以改变观众参与的形式,但仅仅观看是不够的。”他说:“历史就是与不同事物的交互,你现在正在做的研究分析使它变得有意义。”


 

诸如广岛原子弹爆炸到种族主义、移民问题等,使用沉浸式技术对过去的不断探索,为的是改变当今大众的态度。Mintz说他对未来的发展还是充满信心的,特别是希望学者和艺术家能够在基金会和文化机构的帮助下,找到与之合作的方式。正如AroraUnseld所指出的,即使沉浸式的技术能够通过其他媒体去影响观众,这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强而不能取代以人为元素的真实故事。

 

“我认为VR中有某种内在的东西能让你用心去感受,”Unseld说。“它以某种方式占据了你的身体,并将此变成了一种精神,就像VR在跟你的灵魂对话。”



【资讯编译自:smithsonianmag

87870编译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如果您也认同,打赏支持下作者吧
打赏
0人打赏
七七
七七
北方姑娘~
选择支付金额
1元 2元 5元
选择支付方式
金币 微信 支付宝
打赏成功
感谢您对87870的支持
87870微信公众号

我有话说:

最新评论

新闻排行